趣胜亚洲

当前位置: 趣胜亚洲 > 小说 > 青春校园 >

无从纪念,这些事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夏夜轩 阅读:
安然看着苍白的天际,层层的乌云渐渐的包裹了白昼,安然裹紧衣服,秋天的风,顺然划过了安然的衣角,她禁不住的抖动了一下,城市里的烟火,渐显明亮,安然苍白的面庞,随着光芒开始骤暗,她记得北江给她的诺言,她注视着苍穹,眼睛一眨不眨,北辰仓促的夜色,哗然而过,北江的面庞,飞快的流过了安然的回忆,北江说过,在每一个有星辰的夜晚,他都会看着安然慢慢的睡去,安然流着眼泪看着苍穹,眼睛一眨不眨,北江你过得怎么样?
  
  许多年之前,安然还是个孩子,安然看着北江溢满阳光的面庞,浅浅的笑着,她宁愿永远这样看着北江,终将老去,也不愿安然的随着夜色渐渐的睡去,北江答应安然,只要安然长大了,他就会娶安然,什么才是成长,当所有的年少无知,都隐去了痕迹,当所有的梦境悄然而逝,安然不知道这是否是所谓的长大,安然低着头看着梧桐的落荫,北江明亮的瞳孔里覆盖着深深的忧伤,他说“安然,明天我就要赶往诺城了”“那是一座很遥远的城市吧”安然微笑着看着北江,何为归期,就是没有归期,安然想起这句话,是一个不知名的作家写的,她记得里面分别的场景,就如同现在的她跟北江这般,她抬头仰望了一眼苍穹,蓝色的暮霭逐渐被染成了橙红,北江的面庞,在夕阳的映射下,也变得通红。
  
  北辰的夜色似乎永远带着一种浪者的气息,安然拿着北江的日记本,上面蓝黑色的墨水,清晰而又明了,安然记得北江汗水的味道,记得北江匆匆的跑到教学楼,把早餐带给安然,她记得自己生病时,北江焦急的面庞,她的北江哥哥,似乎熟悉的面庞已经滋生出一丝的陌生,安然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看到北江了,北江分外疲惫的眉眼,似乎是安然最后的一丝记忆,安然记得洛城说过的话,他说,如果让我再也记不起你的面庞,那将是是一场疲惫的旅程,或许现在的安然,已经到达了旅途的末端,安然分不清,她和北江,究竟是谁遗忘了谁,或许彼此相念,或许彼此不见。
  
  四月的晨曦,面庞上挂着泪水,安然看着苍白的天际,慢慢的刻下自己心中的文字,她觉的晨曦的露水,就是她安然的泪水,沉静的凌晨,如何入眠,只待夕色映红了面庞,才记得说一声晚安,当陆染渐渐的走入安然的生活,当那夜色阑珊下的吉他声弥足珍贵,当所有的忧伤都渐渐的落幕,诺城已经变成了一处孤坟,里面埋葬着安然对北江的思念,陆染着着白色的衣衫,好看的笑容,明亮而又肆意,渐渐的变得匆忙的生活,开始伴着陆染的晚安,渐渐的开始启程。
  
  安然二十岁了,成年礼上已经过去了两年了,而北江已经不知道离开多久了,或许就在昨日,或许在很久以前,安然触摸着曾经伤痛的记忆,她的北江哥哥,似乎已经永远跟她说拜拜了,和平时代的战争之殇,永远都挂着,一丝莫名的忧伤,流泪的星辰,永远都散落着一丝丝的沉静与孤独,难眠的夜晚,又伴着谁的晚安,渐渐的与现实说告别?
  
  陆染似乎永远都要着着白衣,安然觉得陆染永远都是一个不入凡尘的男子,陆染会在每一个傍晚的时候,带一杯咖啡给安然,无论安然在哪里,安然一个电话打过去,陆染总会马上的出现,当陆染在一个即将明亮的凌晨,拿着一杯咖啡匆匆的从南城,赶往北江的时候,安然悄悄的流下了泪水,她看着陆染褶皱的白色衬衣,看着陆染杂乱的头发,和深黑眼圈,陆染在离她几千里的南城,坐着飞机赶往北辰,只为在安然即将睡去的时候,道一声晚安,送一杯咖啡,陆染知道,安然是一个那么的特别,安然会捧着陆染送给她的咖啡渐渐的睡去,或许那微苦的咖啡,是安然心中的一丝,甜蜜。
  
  生活在交接仪式过去之后,开始渐渐的变得纷繁而又杂乱,各色的物质,充斥着思想,最后只剩下一个空位,他们说那叫空虚。
  
  安然站在教学楼的顶层,温暖的阳光,静静的抚摸着安然的面庞,安然好看的笑了笑,陆染依旧会在每一个暮色将沉的夜晚跟安然道一声晚安,在每一个即将天明的凌晨送安然一杯咖啡,无论多么遥远,当陆染给安然打过电话,他说他就要去英国了,安然说那很好啊,跨过国界的一声道别,安然觉得说的有些忧伤,或许陆染再也不能给她带咖啡了,或许那段长长的距离,透过璀璨的星空,一声晚安也会着凉的。
  
  安然已经很久都没有想起过北江了,她的北江哥哥,似乎已经随着夜色渐渐的沉入了曾经,或许那是真正的曾经。
  
  北辰是一个过去式,所有的色彩终将变得苍白,所有的思念,终将驻守在回忆的前段。生活或许会道出一声晚安的。
  
  陆染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凌晨了,安然耳朵靠着话筒,听着陆染沙哑的声音,陆染恋爱了,他说那是一个华裔的女子,留着长长的头发,有着跟安然同样好看的笑容,还有一层淡淡的忧伤,安然沉默着,她看着那层层洞黑的漫漫长夜,忽然感觉自己沉入了一场永远都无法休止的战斗中,思想挣扎着,溺潜着,似乎尘世的空气,已经令她窒息了,她不知道陆染是否还曾着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只是陆染已经不再给她送咖啡了,彼岸的天明是如今的夜色,过时的青春,伴着一句懒散的晚安,开始收尾。
  
  生活无所谓谁走入谁的世界,泛白的温暖,即使再加温也感受不到曾经的温馨了。
  
  北江映着夜色的斑斓,流着安静的波纹,江边的泊位上,似乎停着一座座记忆的回廊,里面有一艘艘的船,慢慢的摆渡者陌路者的青春。
  
  当无可回忆处,渐渐的开始扬起嘴角,所有的告别,都已经安静的启程了。
  
  安然触摸着陆染留下的节奏,那阵阵的音符,似乎将要沉入如水的月色,江边的波光澜澜,映着安然苍白的面庞,安静的流淌着。
  
  曾几何时,是年少,是青春,北江环抱着北辰,北江环抱着安然,就那么安静的伫立着,北江温暖的笑容,安静的抚摸着安然的心底。或许永远只是暂时的一场停顿,荡过去了,依旧还会变成短暂。
  
  安然聆听着风划过天际的声音,她突然张开了双臂,深深的沦陷在了一片涟漪之中。
  
  当静静的夜色坲起阵阵的微风,里面充溢着的顺时针的温暖,似乎有着陆染轻轻的晚安,还有北江淡淡的笑容,但是这些或许都不重要了,北江终究静静的东流而去,其中似乎有一个温暖的笑容,那么的安然。
  
  当白昼渐渐的跟傍晚说了一声晚安,那开在顺风中的花朵,似乎浅浅的笑了,无处安放的温暖,透过了时光,静静的抚摸着如流水般的回忆,陆染着着一身白衣,手里拿着一朵白玫瑰,静静的扔入了北江中,似乎陆染依旧那么风度翩翩,只是却孤独了好多。
  
  静静的荡漾的春风,吹绿了前世的回忆,或许在下一世,北江依旧会飘着安然的波纹静静的流淌吧。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