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胜亚洲

当前位置: 趣胜亚洲 > 小说 > 爱情小说 >

剪影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灰色渐浅°sillyゞ 阅读:
第五章·墨色天宇
  
  Blood……
  
  ——“慕蓝沨——慕蓝沨!你出来,你快出来!”雨欣没在乎到底是不是有人在,用力的大喊。
  
  “谁……?”蓝沨拉开窗帘,探眼向窗外,看到雨欣在楼下大喊,满满的疑惑,“雨欣?你怎么来了?”蓝沨慢条斯理的下楼,故作无谓的样子。
  
  雨欣沉默地看着他,恨不得对他破口大骂。忆翎现在这个样子,他反而一点事也没有,如此轻松!
  
  雨欣默默地摊开手掌。映入眼帘,略带着伤口般暗红的黑色手链在清晰不过了,蓝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
  
  “慕蓝沨,两天前你见过忆翎对不对?”她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一些,却难压抑那份心疼——愤怒。
  
  “为什么把血给我看?为什么这么问我?”蓝沨不安的发问。
  
  “你说,到底见过没有?!”她像只快要爆发的猛兽,语气很危险,无法掩饰的愤怒。
  
  “见了。”蓝沨努力回复冷漠的口气,心里却有一股恐惧在不断蔓延——寂静蔓延……
  
  “那么……你和她说过什么?”
  
  “我……”蓝沨假装着不屑的语气,“好像不用告诉你吧。”
  
  “说啊,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说,我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你知道了,以后也不要因为她来质问我什么,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蓝沨冷漠的转过身,心却在一直颤抖,多希望此时雨欣可以愤怒的告诉他“忆翎没有你会很幸福,你最好远离她的世界”。可是没有,他听到的只是……
  
  “怪不得……怪不得莫名其妙会有一场车祸,怪不得翎一直紧握着这条有你的名字的链子,怪不得她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醒来……”雨欣低吼,在不住颤抖。
  
  蓝沨愣住了,不自觉的停下脚步:“你……你说什么?什么‘车祸’?什么‘没有醒来’?你说清楚!”语气那般惶恐不安,原来他还可以为我着急一次……
  
  “哼、”雨欣无力的冷哼一声,“慕蓝沨,托你的福……你居然可以说出这么绝情的话!都是因为你——忆翎出了车祸,医生说现在能不能醒来就看她想不想了……可是现在看来,翎根本就是自杀,不愿意再活下去!”
  
  蓝沨冷不丁后退一步,说不出什么话来,心上一紧。
  
  “你还愣着干什么?你快去医院叫忆翎醒过来啊……”
  
  心脏像被一只有力的手揉成一团,周围的氧气似乎不够用,难过得需要半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气。蓝沨一言不发,向着医院的方向一路狂奔。“翎——翎……都是我的错,你要等我,一定要醒过来……翎,不可以就这样离开!”蓝沨发泄的奔跑。
  
  “翎!”他冲到病房前,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呼唤,呆滞地看着如此安静的脸庞。颢然起身让蓝沨坐下,出去买些水果……
  
  ——“翎…忆翎,别再闭着眼睛了好不好?起来吧,起来骂我‘混蛋’,或者打我,怎么样都可以的!是我总是让你一个人悄悄难过,每一次说过的话都不算承诺……我知道,你很难过。其实一直以来你承受的我也在承受,我说不喜欢你,只是希望你有足够的空间去拥有一份幸福……我不喜欢你,我爱你。对不起……我承认是我不够勇敢,你能不能别离开?总有一天我会为懦弱付出代价的,可是忆翎,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吗?不——太过分了,这太过分了!醒过来最后看我一眼……宁愿你像以前一样开心,换我躺在这里。翎……忆翎……翎、”蓝沨伏在身边,失声痛哭,仿佛把一直以来积压在心底的情绪全部释放出来,懊悔……不舍……痛……
  
  门外的颢然止住了脚步:“原来……忆翎,为什么不是我早一步来到你身边?我一定不会再让你难过的……”
  
  雨欣一个人走在看不见尽头的路上,天暗了,抬眸凝望静谧的天宇,突然想起了他,心一阵无奈:“梓辰……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我们注定没有以后……呵呵、这就是我好不容易拥有的第二段感情……”万分悲哀,不自觉泪湿了脸庞。
  
  “雨欣吗?真巧……”身后蓦地响起熟悉的、期盼的、回荡在心里无数次的声音……
  
  不忘拭干眼泪,匆匆转身——真的是他,不是幻听了。“梓辰,是啊…真巧。我是来找人的……”
  
  “哦。”沉默了,气氛有一丝尴尬,梓辰首先打破了寂静,“雨欣,其实我想向你道个歉,上次我太冲动了,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你会不会讨厌我?”
  
  “当然不回了……上一次我态度也很糟……”
  
  梓辰明显的松了口气。
  
  “梓辰,我突然记起来忆翎还受伤躺在医院,我要先走了。”
  
  “雨欣等等,忆翎受伤?严重吗?”
  
  “情况不太好……医生说能不能醒来都……”雨欣瞳孔中晕染悲伤。
  
  “什么……”梓辰轻喃自语,透着担忧心疼,“雨欣,那你怎么样……别太难过……”
  
  “嗯……我知道。谢谢。”雨欣轻声道谢,尽量让之间的关系不那么微妙。
  
  “雨欣——还有一件事,我想……”他支支吾吾,似乎怕说出来结局不是好的。
  
  “怎么了?”她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雨欣,让我保护你吧!从今以后,我一定不会让你一个人。做我女朋友好不好?看到你难过的样子,我真的很心疼呢。可不可以给我机会去保护你?雨欣,我发现,我喜欢你……”梓辰一口气说了好多话,生怕被打断。他急促不安的呼吸很分明。
  
  最先的开心,继而是无尽的浓郁忧伤,像一张密密的网,裹上心头,挥之不去——“我们不可能的。”
  
  “欣,为什么?”他的眼中开始看的清失落。
  
  “因为…因为……好了,不要问我这个了,忆翎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会有时间和心情去考虑其他事呢…别说了……”她的语气躲躲藏藏,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好怕一抬眸,心会忍不住动摇,犯下无法弥补的错。
  
  “额……抱歉,我没想到这些。”梓辰尴尬的道歉,“可是……那……雨欣,你可不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什么问题?”她不敢问的太大声,她知道是什么问题,可是却无法阻止走到分明关系的这一步,即使结局注定他问了,她答了,便再也不能在一起,连以朋友这个身份陪在身边也再不可能……
  
  “你喜不喜欢我……?”他的眼睛里…那是什么?一直闪烁着旁人看不懂的光芒,像是期待,又似难以描述的惶恐,怕所期待的答案,只是一道抹不去的却似乎很美的伤。
  
  她沉默了,不想开口,实在害怕回答这个问题,一次次逃避,一次次欺骗,一次次难过。好想好想不顾一切的说出来,获得一份原以为遥不可及的幸福。可是事实上,它就是那么不易触碰……不可能的,为了爸,怎么可以呢?不可以再给他希望了,那样只会让他更承受不了!怎么办?不要他难过,怎么说?怎么说?她又可以怎么说?要解释,还是省省吧……
  
  “梓辰……我这一次很认真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她的声音不争气的愈发变轻,好讨厌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啊,一副骗纸的嘴脸,好厌恶!她拼命抑制心的颤抖,匆忙转过脸,摇摇欲坠不止那滴泪还有仅剩的那份爱的渴望。
  
  “真的吗……呵呵、”梓辰语气那样奇怪——意料之中的事,何必表现得太过承担不起呢?!他尽情地嘲笑自己。
  
  “好吧我承认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嗯——没错,我从来都只是把你当做…普通朋友的朋友而已、”雨欣努力湛酌着用词,尽量显得无情。好啦梓辰,没有我的世界你一定会变得快乐得多,难过这一次,慢慢就会好的……为了你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何况做这一次恶人呢?忘记我,或者讨厌我,就当我是这个世界上你最恨的恶人吧。
  
  “是吗?是吗……”他无奈的重复这句疑问,可是仅剩无奈,“是呵!我真蠢,到现在还看不清楚……你、你爱的是夜允漠嘛!”梓辰甩甩手,以为可以一次覆盖破碎的心脏,假装豁然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这夜那么美,可是映衬的是永久的离别,怎么这么可笑呢?雨欣一个人呆立在天宇下,许久没说话……“呵、是吗?这就是结局了么?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可能我们的未来,那就是没有未来,习惯一个人等待,一份不存在的爱,我知道你再也不会回来,也许早就注定会分开——未曾在一起过吧。伤害覆盖了信赖,对不起,我知道怎么做都只能是错的,我承认,我什么都不懂,太愚蠢、对不起,用我可笑的自私伤害了你……
  
  ——‘你爱过我吗?’
  
  ——‘爱过你……’
  
  ——‘还爱我吗?’
  
  ——‘爱着你……’
  
  这才是、我的答案,我知道你不会再听得见,所以才敢说出来。梓辰……我爱你!!!”她向着她离开的背影喊着,憔悴的喊着,仰头看着星空,轻松的笑。Then…哭的很洒脱,这个世界,傻的不止她一个。
  
  ——“哎,这几天怎么都不见路雨欣、路忆翎他们来上课啊?好像封颢然、慕蓝沨都不见了……”
  
  “你不知道?听说路忆翎受伤住院了。”……
  
  “那啥那啥,你听说了没?路忆翎出车祸了,现在还在昏迷中呢,真可怜,好像是因为感情的事吧……都不想活下去了,这伤害得有多大啊~真可怜。”……
  
  第三天的朝夕之间,所有一切就在学校传开了……(校园真是一家最了不起的信息所啊,我无语~)
  
  淇磊静静看着空荡荡的教室发呆,虽然还有其他同学在,可是心好像少了什么,空落落的。突然那些议论闯入他的思绪,没有心思问清楚,他顾不上请假一人跑开了。
  
  他默默地坐在我身边,没敢说太多话,怕吵到我……“翎,睡醒的话,记得回来。”(很不屑,他从不说爱,亦不说喜欢,只是暧昧着……对好多人暧昧着。是不是真的关心呢?以前一直有这样的疑问,可是从不开口问他,顺其自然是一点,更重要的原因…是蓝沨吧。)
  
  “是雨……雨中,怎么我还在这个地方呢?”冷,我只能蜷在一角,拥抱着自己取暖,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还是很冷!
  
  “谁?是谁在喊我?”这一次我没有忘记我的名字。吃力的抬起苍白的脸,细细倾听。头发被雨水淋湿透了,无力地贴在脸庞上,有些狼狈,那般狼狈。
  
  “忆翎~翎……翎——”那声音不放弃的回响一遍、一遍,开始杂乱,是好多人在喊……好熟悉,统统很熟悉,是谁?雨欣…落颖…艺纱…泽皓…疑珞…诺……还有颢然……淇磊、还有——蓝沨。他们在喊我回去吗?让我回到他们身边吗?原来真的还有这么多朋友舍不得我!对,我、我也不想就这么狠心的离开,我好像,还舍不得、我的离开,会让他们难过对吗?我不想他们难过,真的一点也不想。雨欣、落颖……这么重要的朋友,我怕舍不得,我会舍不得离开。蓝沨、淇磊,我放不下呢……
  
  眼皮好沉重,奋力睁开眼,终于看到了不舍的这些面孔——“蓝……淇磊……”
  
  他听见微弱的呼吸,恍然回过神来:“忆翎!忆翎,你终于醒了!”颢然陪在一边,紧张的说不出什么话,兴奋的握着我的手。
  
  “翎?翎……你感觉怎么样啦?”雨欣口吻如此不安,还是很担心。
  
  “欣,我当然没事啦……”牵强的微笑,扯动嘴角也这么累,“我好像听见大家喊我了,所以我才结束那个梦。谢谢大家,我真的没什么事了,别担心呢!”
  
  “翎……”好熟悉的声音,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侧脸看他,“你醒了就好,都怪我说话太过分了……”除了歉疚之外,隐约好像还有一些感受的不太清晰,我不愿细想下去。
  
  我驱走疑惑,缓和了语气:“嗯?可是……你是?我想不起来了。”病房里顿时安静,他难以相信的抬眼看我陌生的表情。“嗯——不管了啦,既然你来看我,那一定也是我的朋友吧,谢谢!”我友好的微笑,没在意。他怔怔的面对我这样陌生的笑容,一时沉默——心疼了一下接着一下。
  
  “翎,你真的,不认识他吗?”雨欣的眼神好像很不安,怎么他很重要吗?好奇怪,可是不知怎么的,我不想问……
  
  我认真的端详他的脸,最后还是令人心疼的摇了摇头……
  
  蓝沨没说话,只是默默起身,冲我笑了一笑,好像带着重重的苦涩。他的脚步很沉重,我却不去在意。
  
  “呵~对---没错,我最终还是付出了代价……她忘记我了,她再也记不起我了……”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