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胜亚洲

当前位置: 趣胜亚洲 > 小说 > 爱情小说 >

落寞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灰色渐浅°sillyゞ 阅读:
第六章·锁
  
  声音如此颓废,眼神那般凄伤,我不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亦不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好吧,我想多了,太过混乱。
  
  突然感觉少了什么,好像有件东西不在身边,我到处翻找。可是,我要找什么?不知道……
  
  “翎,在找什么呢?”颢然努力安抚我急躁不安的心情,“嗯……你是在找那条黑色链子吗?”
  
  “找什么?黑色链子……哦,嗯,好像是在找它。”我不确定,感觉听到这个词心里踏实多了,应该是吧。
  
  “忆翎——在这儿呢。”雨欣把它递给我,脸庞在笑,眼底却笑意全无,我看得分明,可是丝毫不想去询问什么,因为没有思绪多想。
  
  匆匆接过来,迫不及待的系回手腕,看那三个字母发射苍白的日光,没有开口说什么,就那样静静的发呆,无视了病房里紧张的问我想吃什么、买什么的朋友们。物似人非……
  
  雨欣亦不说话了,看着我一复往昔的天真笑颜,既心疼又开心:“忆翎怎么就忘记了她的这一份感情了呢?不知道是好是坏,看得出来,其实慕蓝沨也喜欢忆翎吧。”
  
  我开始看手中的链子发呆,思绪忍不住蔓延在搜索什么,可却感到心一阵抽痛,针刺般尖锐难受。我使劲按着胸口,压抑着,额上渐渐有汗珠往外冒,隐隐的感觉……那个人是谁?面对那样的神情,竟莫名心疼不舍,看他离开,好像周围的空气都被随之带走,感觉好不舒服,很窒息,可是……为什么?我并不认识他啊,确切来说我根本记不起他是谁,好像只有陌生。仿佛不小心丢掉了什么,眼神开始空洞,自顾自发呆,没办法多想什么呢……
  
  雨欣突然想起了什么,跑去医疗办公室。
  
  “医生!忆翎醒是醒了,可是为什么她会这样?她为什么会忘记呢……”
  
  医生令人失望的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其实我也并不清楚……当了这么多年的主治大夫,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病情。说来她的头部受到撞击,血凝块已经消失了吧,大脑并没有什么问题啊……难道是后遗症吗?也没道理啊,一般后遗症是不可能针对性的只忘记一个人的。也许,是病人自己若有若无的意识——封锁了关于某个人的所有记忆吧,嗯……”
  
  “那,就保持这种状态一辈子了吗?再也记不起那个人了?”雨欣觉得好诧异,怎么会呢?翎真的舍得吗?傻姑娘,蓝沨也爱她啊……
  
  “这、我就不能确定了,也许过段时间就能记起来,又或许一辈子让那个人从生命里消失……大概就看她什么时候再愿意再放下无力吧……”这样的回答朦朦胧胧。
  
  “哦……好吧,谢谢医生。”雨欣无奈的转身。忆翎付出的实在太多了,难过到需要记忆封锁来愈合…这样会是个好结果吗?忘记了,是不是就真的记不起痛了呢?蓝沨、一定也很伤心吧?
  
  人来人往,往日这条街道似乎不如现在这般热闹呵、仿佛,突然间,一切的一切都在高唱着离别,尽情嘲笑,讽刺,某些人的失落无奈……一语不发,穿过如流的人群,他无力的倒在白色长椅上——天空的颜色好晃眼,淡灰,是冰冷,惊了沉沉的心梦,掺着长椅上凝聚的湿。空气这么沉重,呼吸好辛苦!“呵——呵呵、哼……”口吻尽透不屑鄙弃,他嘲笑着,和那风儿一起,苦笑着——扯痛了嘴角。
  
  蓝沨慢慢坐起身子,拿出许久没有再碰过的烟——嘿,翎不是说过不希望你抽烟吗?改了这么久,怎么又犯了?他条件发射的盖上火机盒。继而冷笑一声,无奈的摇摇头。突然想起——傻蛋~翎已经忘了你了,戒不戒又有什么所谓呢?就算你……她也不会当回事,因为你已经什么也不是了……被遗忘的一切还算什么吗?在她心里不算了吧。他苦笑着点了烟,一支、两支,白色的烟圈渐渐消散,就像自己在她心里的影子吧……一圈、一圈,残酷的拧着他的心,无力抗拒,只由得它放肆着,虽然。很疼。极致浓郁的伤。蓝沨才终于抬头,呆滞地看着过往的行人,或行色匆匆,或漫步释怀。茫然无助,因为……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迷失了没有珍惜的方向,是谁触动了心房……
  
  念,亦一直在念——忆翎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若似每一次都历历在目,而今终于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不复往昔模样。深爱着他的那个忆翎,都怪自己不小心弄丢了,还可能找回来吗?
  
  其实他也是……只是时间错了,他们都还小,他不想影响她的学习,她那么优秀,明知道她的生活里,成绩不是只为她一个人的。等待吗?她说过可以一直一直等他,这样以后就能在一起了……他还是怕,怕有一天她最终会变心,会恋上能给她更温暖的肩膀的人。一直沉默着,不说爱她。更不愿意说不喜欢她,因为一旦撒了这个谎就永远都不可能了。担心着,好像她离开的那一天真的近了……封颢然,那么喜欢忆翎,他可以毫无顾忌的给她他所给不了的幸福。等待太漫长了,他心疼他为她等待。可是,这一次真的失去了,心好痛!抑制不下的痛。可惜回不去了,她记不起来了……
  
  天色渐渐灰暗,那是心中挥不去的阴霾,雨缓缓下坠,是为错过流下的眼泪。阴霾不散,泪亦不断---雨,破碎在地面,心,破碎在有你的时空……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颓废成如此。
  
  雨打湿了地面,空气变得好稀薄,难过的需要半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路上的行人皆快步离开了,痛苦趁虚而来,伴随着雨滴肆无忌惮的攻击着他再脆弱不过的心,一次、一次,快要难过到窒息……淋湿了的心,连仅剩的余温也消失了。仰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着天空——说“Jet‘aime”……
  
  可惜,她,听不到了……
  
  天好阴沉,冷冷的感觉袭卷而来。我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空洞的心一寸寸冰冻——为什么?我似乎一直在恐惧什么……我,到底在怕什么呢?难道是、怕刚才那个人伤心吗?不是吧、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啦?!他…并不是我的谁啊。
  
  ——“嘿~”啧啧、这一下招魂啦,“忆翎,孙女——感觉怎么样啊?”
  
  “哇——泽皓,你怎么这样啊?!吓死我了。”
  
  “你魂游到哪儿去啦?你爷爷我给你带东西来了——”(啧啧、“为老不尊”的家伙,还学夜允漠卖关子——擦擦,我无语!)
  
  “什么哇?”我低头,唉,一定不会是特别好的东西啦。
  
  “喏——”抬眼一瞧,居然是我最喜欢的《第99只萤火虫》诶。。爷爷这次还蛮靠谱的嘛!迫不及待的接过来,一头扎进书里啦~~
  
  “喂,孙女,有书就不要爷爷啦?怎么好这样的嘞==”他一副委屈的样子。
  
  “咦、”我只好无所谓的吐槽,“我又没承认你是我爷爷,虽然月份比我大一丢丢而已——”
  
  “好吧!总有一天让你习惯尊称我‘爷爷’,哈哈。”这家伙特臭屁的笑笑,转身就走。好的啦,有书就好,侬可以离开了——
  
  埋头看那些早已烂熟于心的章节,夜辰为了保护可可,与马帕飞同灭,被救后却记忆封锁——感觉还是难过。
  
  “咔嚓~”雨欣和颢然买了些我爱吃的水果来诶。一时间还没从书海出来,也没注意呢。
  
  “翎,看什么呢?这么入迷……”颢然温和的嘴角上扬。
  
  “昂……哦,没什么丫。。看我最喜欢的小说那!唉,男主角记忆被封锁了,想不起来他曾最爱的人,好感动哇——”我差点感触的泪流满面呢!
  
  “嗯,我去洗提子。”(哇测测,典型的好人呐。。)他坐在一边帮我切苹果。
  
  突然感觉暖暖的,嘿嘿,有朋友真好!
  
  转过头,雨欣一个人呆站在窗边,望着密密的雨帘。
  
  “欣?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呵~没有啊……”雨欣转过脸笑,“翎,你好好休息,我出去走走。”她的笑,分明很牵强,我看得清。雨欣快步走出去,不给我细问的机会。
  
  “欣,外面下着雨呢……”话还没说完,她的背影已匆匆失了踪迹。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样,她没有撑伞,径自走到雨幕下,伸出双臂拥抱冰凉的雨滴。一步一步走着,可是要去哪儿呢?不知道可以去哪里。这一次,该到她为那句谎话付出代价的时候了……这雨中,除了她还有谁吗?吃力地抬眸看向前面的身影——梓…辰……空落落的心脏,还是被刺了一刀,又一次感觉到了痛……心快要到麻木的地步。他也没撑伞……为什么?是因为她吗?她感觉好心疼,可是……紧咬着下唇,许久才终于有勇气提起脚步上前。才刚刚走出一步……
  
  远远跑过来焦急的身影,雨幕传递着一种心疼的讯息,她对梓辰的心疼——
  
  她很美,长长的发打着大卷,带点余晖的烂漫色,肤色很白皙,成熟中带着可爱。她很爱梓辰吗?好像是吧……的确是……
  
  她那么急急地到他的身边,匆忙为他撑开伞,心疼他的颓废,慌忙用手帕擦拭着梓辰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
  
  梓辰抬头,两人竟无措的对视。逃避不了了。雨欣假装淡定的上前。梓辰一改原来模样,以为身在雨中,无所顾虑的笑了。这笑……如此伤人!“梓辰……你怎么也在这儿。?”
  
  “噢,好不容易下了一场大雨,我透透气。可能你还不了解吧,我很喜欢淋雨……”他平静的回答,不露一丝伤感。也许他以为只有这样,雨欣才不会为他为难、尴尬。(爱情所创造出来的傻瓜!)
  
  “辰,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很爱淋雨啊……你明明一淋雨就容易…”常发女孩心疼的插嘴,嘟起嘴,语气里有的只是…心疼……梓辰愣了一瞬,拿过女孩的伞打断她。
  
  “是这样啊……梓辰,她是……?”有一点尴尬……
  
  “哦,你好,我是梓辰的朋……”
  
  没等她说完,梓辰接过话:“她叫沫,我在国外的同学。她是我的女朋友!”
  
  “什…什么……”雨欣愣了,呆了几秒种,“哦…噢---”感觉不知道怎么办,现在应该回答什么呢?什么都不说比较好吧……她含糊地应了几声,费力微笑——忧伤蔓延……
  
  是时候“隐身”了,在他的世界里消失无迹。
  
  沫笑靥如花,更细心的为梓辰擦着湿湿的脸庞,梓辰没再说话,顺顺的微低下头。
  
  好安静,仿佛连雨的声音都不见了。雨欣再也看不清他的表情,默默转身,默默跑开。“梓辰,别怪我再见都没说,转身抽泣是我忍不住了……我真的,好怕这样致命的安静……”。。。
  
  “雨欣,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再也不用为我的这份多余的感情而困惑不安啦~应该可以好好幸福了吧?”梓辰缓缓抬头,注视她离去的背影——一抹浅笑、诠释所有悲伤……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