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胜亚洲

当前位置: 趣胜亚洲 > 小说 > 爱情小说 >

离人泪,你说的永远不再遥远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轻轻的梦 阅读:
【初相遇】
  
  我们的相遇,不深不浅,不浓不淡,犹如水墨青花描绘的似水柔情,只一眼,便倾心。那日,你邀好友在竹林间作画,不少女子因仰慕你的才华欣然前往。早听闻,你满腹诗书,博学多才,又生得俊俏,眉眼如画,身着一袭长衫立在风中,好一个素白青年。心仪你的女子可以从街头排到街尾,而你对谁都是不咸不淡,任谁也猜不透你的情。青尘,初听你的名字犹如沐浴在和暖的阳光下,情不自禁心中已荡起一圈圈涟漪。前来看你作画的女子甚多,然,那么多姹紫嫣红中,你却只看中我的清淡如许,一袭素单裙裳,不着半点妆容的我在百花从中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而当你清澈的双眸停驻在我身上时,我慌乱了,急急忙忙逃离你的目光,转身朝竹林深处走去。你停下手中纸笔,朝我飞奔过来,清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别走,我想请问姑娘的芳名,也好日后做个朋友。我抛下一句我叫沫离便急急离去,你停在那凝望好久,那一场兵荒马乱的邂逅,匆匆离去。
  
  【半生缘】日后不久,你便提着礼盒来拜访,我家境清贫,父亲本是一个清廉的地方官,不料被人陷害致死。母亲带着我来到他乡,过着清苦的日子。母亲见一男子前来拜访,便上前搭话,一问才知,你心仪我已久,今日是想来问问我的心意。我面颊早已微红,母亲看出端倪,叫我回房中,隔着墙听不清他们的谈话,但从最后几句话中,我听出了母亲的欣喜。他走了,母亲来到我的房中,手上还提着三个礼盒,我很好奇是什么,便打开来瞧瞧,不是什么绫罗绸缎,而是三样很奇怪的东西,第一个盒子里装着一枝清荷,第二个盒子里装着半截翠竹,第三个盒子里放着一幅画,我拿起画放在案前平铺开来,在打开的瞬间我惊呆了,里面是我的素颜画像,顿时心里已经明白几分,原来,不知不觉中,情根已深种。
  
  【花好月圆时】
  
  隔了几天青尘又来我家,母亲用几杯淡茶招待了你,这次来,是问我可否以他交好。母亲眼里都是欢喜,我但笑不语,你的目光开始落寞下去,就在抬头的一瞬间,我轻轻点头,表示应允,你眼里都是笑意,双眸与我对视,里面写满了深深情意,我读懂了也觉欣喜,那酡红的面颊,早已泄露我心里的秘密。
  
  过了不久,我两定下婚期,你说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我没有回答,你知晓我的心意。在婚庆那天,没有锣鼓喧天,只简简单单地置办了一场婚宴,你邀请了几个好友,我也叫上了我的几个姐妹。婚宴上我身穿一袭红裳,你牵过我的手说;‘娘子好美,我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与你结为连理后,,对我的爱只增不减,我们一起静静享受悠闲自在的时光。那些日子里常常一枝清荷、半截翠竹、一盏淡酒,时而吟诗作画,时而对月抒怀。夜里,我们饮酒赏月,你对月作诗,我静静听着,不胜酒力的我已微醉,走路摇摇晃晃,你把我拥入怀中,对这一轮明月说;你是我的永远,我在你怀中沉沉睡去,清风在呢喃,那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晰。
  
  【曲终人散愁满肠】
  
  清闲的日子没过多久,边疆战火告急,朝廷发下文书让乡里的青壮年都前去征兵,好抵御敌军入侵。我听了这消息,顿觉心凉了半截。战场上刀枪不认人,风雪无情,若离别,还不知几时能再相见。朝廷只给了十天期限,时间那么短,才刚品味到美好就要品尝到离别的苦痛。想着边疆那些苦寒的日子,你的单衣怎能抵御得了彻骨严寒,我心忧忧,夜夜难寐,半夜掌灯,为你缝制一件件寒衣。你心疼我,起身,在烛光下为我披上御寒的长袍,然后静静睡去,我知道你睡得不安稳,快五更了,我停下手中的针线,回到被窝,搂着你静静入眠。本是花好月圆时,而一曲离殇把我的心打的支离破碎。
  
  【一曲离殇,别了佳人】
  
  十天一晃而过,眼看就要面临分别。清晨,我早早起床梳洗打扮,打开许久没用的胭脂水粉,涂了淡淡一层,眼眸轻抬,泛起明媚动人的微光,镜子里的我美丽动人。你早早就去好友那告别,东西我都帮你准备妥当了。快入秋了,树上的叶子慢慢变黄,寒风吹来身体陡然一颤。在送你前行的路上,大多男女老少都来了,而你只有我一个柔弱女子。我手里紧攥着一支柳,送你来到渡口,你满眼的悲伤,拉着我的手说;此去,还不知何时能回来,娘子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我泣不成声,含泪答应着。你扭头欲走,我喊了声,等一会,我还有东西要给你,你回过头来,我把一个手绣的荷包递给你,里面除了附身符之外,还有我的一缕青丝,是我对你千千缕缕的四思念、痴痴缠缠的牵挂。你接过荷包,把我拥入怀中,嘴里说着,放心,等我回来,我的泪湿了你的肩膀。有人来催你前行,我两依依不舍的分开,你走进船,我在岸边看着你的身影直至消失不见,那船载去的是我的郎君,我的希望,愿你一切安好。
  
  【永别,一句再见,已是遥远】
  
  冬去春来,日子在恍惚中度过,不知不觉已有半年,之前几个月还时时收到你写的书信,最近一两个月,却是杳无音讯,我心急如焚,恨不得去战场找你,可我还是守着你的一句,你会回来。有一天清早,我来到浣水池边洗衣服,偶然听到一些妇女在窃窃私语,有几句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只听他们说,边关战事告捷,朝廷准备把那些曾去征兵的战士送回来。我听了,顿时心花怒放,快速洗好衣服,回到我们居住的庭院,把里里外外都清扫了一番,桌椅闪闪发亮,珠帘散发着淡淡清香,换上新买的棉絮,一切准备就绪。
  
  到了午后,便是迎战士归来的时刻,我来到梳妆台把自己美美的打扮一番,樱唇微启,露出贝齿。从衣柜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紫衫,穿在身上别有一番风情。邀上我的好姐妹一起前去。又是那个渡口,岸边沾满了迎战士的亲人们,他们谈笑着,并期待着。我满心欢喜地走上前去,在人潮人海中却找不到他的身影,我问随行的战友,他们也不知道,其中有一个伤的很重的战友,来到我跟前对我说;你是青尘的娘子么,我点点头,他说道,青尘托我带些东西给你,在一场战火中,他与敌军厮杀,不幸身亡了。听到这个噩耗,如五雷轰顶,我怔怔看着他说道,不可能啊,前几个月我还和他通信,他在心里告诉我,他一切安好,不久就可以回来了。那个战友安慰我说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吧。我发了疯一样的跑到船上,嘴里喊着,青尘,你在哪里啊,我来接你来了。四周空寂无人,连回音都没有,战友跑过来,递给我一包东西,我打开一看,里面是青尘先前出征的战衣,还沾了些许鲜血,眼泪,沉重的掉下来,滴落在冰冷的战衣上,我抱着他的战衣,撕心裂肺的叫着他的名字,战友摇摇头走了,只剩下我一人在冰冷的渡口。
  
  【天人永隔,转眼,就是天涯】
  
  我在这渡口等了一季,你终究还是没有履行承诺,苍白的誓言在我心中化为丝丝酸楚。把眼泪流干也换不了你的回来。我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只记得在那落雨的夜里,点着烛光,我坐在床头,抱着你的战衣哭了一夜,风呢喃,蜡流泪,又怎么读懂我的痛彻心扉。
  
  【我们在奈何桥相见,有我,你不会孤单】
  
  接连几夜,彻夜失眠,早晨洗脸时在水中看到自己红肿的双眼,那原本单薄的身躯,经了这几夜已是人比黄花瘦。夜半,我来到你的灵堂前,和你说话,既然没有身体相触,我们也可以用彼此的灵魂相互感知,相互安慰。抱着你的牌位,昏睡过去。早晨,早早起身,来到邻里,邀乡人帮我做一个竹筏,你曾对我说,你喜欢素静的女子,通透的灵魂。我知道了,失去了你,我已失去了一切,可你说的永远我还深深记得。我想去找你。做好了竹筏,又在庭院采摘了些鲜花,找了几个乡人帮我把竹筏抬到江边,做好这一切,我把鲜花放在竹筏上,把染血的战衣也放上去,还准备了一壶酒,一包砒霜,并用绳子固定竹筏。我拿起砒霜往酒壶中倒,手有点颤抖,一想起你的笑颜,我还是毅然决然的往下倒。走上竹筏,我坐下来,倒满一杯酒,第一杯,洒在你的战衣上,再到一杯,我一饮而尽,躺下来,抱着你的战衣,解下绳子,随水漂流远去,带着你的心,我的思念,在另一个世界,相遇。
  
  【结局,完美并不完美】
  
  你许我一场水墨青花的爱恋,我还你一世芳华的追随,在陌陌路上,你我牵手,你说的永远,一辈子永远。
  
  【完】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