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胜亚洲

当前位置: 趣胜亚洲 > 小说 > 爱情小说 >

我比全世界爱你的人加起来更爱你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青楼十三少 阅读:
我又想起你们,你们知道吗?我是那么心疼你们。
  
  楚城说,”江南帮我算算这是我第几个女朋友了“。
  
  每次说完他就哭,然后就说,”露露,你在哪里呢“?
  
  露露隔三差五就给我电话,他说,”江南,楚城还好吗“?
  
  楚城把头发扎在后面,眼睛遮在头发后面,他怀里搂着一姑娘,楚城不停的喝那姑娘就不停的倒。
  
  在然后楚城就亲那姑娘,那姑娘逆来顺受,亲到一半的时候楚城就吐,眼泪和吐出来的杂物混在一起,楚城就说,”露露你在哪里呢“?那姑娘果断推开楚城奔了出去,眼泪滴在门槛上,楚城骂,”贱女人“。楚城的妹妹就骂楚城,”你算什么东西,垃圾“。
  
  我无数次说楚城,你根本不是东西,楚城就说,”是,我不是东西“。
  
  楚城说,”江南,露露曾经说,楚城,我比全世界爱你的人加起来还爱你“。
  
  露露给我电话,她说,”江南,我比全世界爱楚城的人加起来还爱楚城“。
  
  我就说,”我知道,露露“。然后我就问露露,我说,”露露,你还好吗“?露露就说,”我很好“。露露很娇小的身躯,经常很朴素的打扮,喜欢握紧拳头,从来都是女汉字的典型代表。
  
  露露和楚城都是我同学,楚城家境很好,露露家境也不差,楚城整天游手好闲,露露天天向上,可是就这样的两个人却对上了,那天露露把袖子撩起来,走到楚城前面,她说”,楚城,我爱你,我比全世界爱你的人加起来还爱你“。
  
  露露没有经过过度,她甚至都没有思考应该不应该,她直接就爱了,没有经过喜欢,然后楚城斜着眼睛瞄着露露,楚城说,”你爱我啊?你如果爱我就在这里亲我,你若敢,我就和你一样爱你“。
  
  露露很果断,楚城还来不及闭眼睛,露露的嘴唇就从他的眼睛前送了过来,楚城呆若木鸡,所有人呆若木鸡,然后露露把袖子往嘴上一抹,说”以后老娘就是你的人了,这事就这样解决了“。
  
  那年露露二十,楚城二十一。
  
  读书期间他们爱了三年,然后毕业后他们又爱了两年,露露跟着楚城东奔西跑。楚城那时候他喜欢打游戏,然后露露就下课了打好饭送到游戏厅里,而且送的饭从来没有冷过,时间从来没迟到过,然后蹲在楚城身边边吃饭边看楚城打游戏,从来都是安静得只听到楚城的大呼小叫,露露这个时候往往是握紧拳头,很紧张的样子,楚城如果骂了妈的,露露就在后面接上一句鬼咧,然后就呼啦一声站起来赶着时间回去上课,一路上风驰电彻,每次都是呼啦一声从老师身边闪过,从没什么形象。
  
  有一次,楚城的生日,有一姑娘说她喜欢楚城,露露蹲在角落,看着楚城被围在人群中,我走过去,露露说,”江南,我比全世界爱楚城的人加起来还爱她“。
  
  我说,”露露我知道“。
  
  然后我看到露露的泪水,露露握着拳头,我突然不敢看露露,我走到洗手间,眼角开始湿润,我再出来的时候我就看到露露和那姑娘在喝酒,露露说,”我比全世界爱楚城的人加起来还爱他“。然后把前面的半瓶白酒往死里灌,然后面红耳涨,碰的倒下去,不省人世。
  
  时间一直走,我们就一直走,或者时间不走我们还会一直走。
  
  全世界爱你的人加起来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我确定,我爱你比全世界爱你的人加起来的爱更多。
  
  许多人或者事都是这样,我们理所当然的认为它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理所当然到我们可以为所欲为。
  
  楚诚说,”露露你怎么胖了“?
  
  然后露露闭门思过,三天后露露开门见山,我们集体迎接,露露的眼睛凹了下去,脸色苍白,头发乱蓬蓬的,穿着宽大的睡衣,楚城在迎接的队伍里,露露目不斜视,直径走到楚称前,”楚城,我瘦了吗“?
  
  楚城把头埋了下去,许多朋友把头埋了下去,有几个,看着露露,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我走过去,我说,”露露,何必呢“?
  
  露露说,”江南,我比全世界爱楚城的人加起来更爱他“。
  
  我说,”露露,我知道“。然后我把头转向另一个方向,露露握着她小小的拳头,站在楚城前。
  
  我是个记忆的,我得到你们的同意,我把你们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我改变不了你们的故事,你们的故事已经是故事。无论于我还是于你们。
  
  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过不顾一切爱你的人,幸运的我们珍惜了,而有些我们放手了。无论你回头时是怎样的后悔或者是疼痛;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要走错那么多的路,然后才会回头,看着身后泣不成声,我说我不知道,你们的故事我参与了,可是仅仅只是参与了。
  
  楚城还是不爱露露了,楚城很直接的告诉露露,就像当初的露露告诉她爱楚城时一样。
  
  露露说,”楚城如果你真不爱我了,你就扇我一巴掌,让我死心“。
  
  楚城没犹豫,就一巴掌扇了下去,露露的脸上五指清晰可见,露露站在原地,没有流泪,她跟着楚城走,楚城上班她站在楚城的公司门口等,楚城下班她站在楚城的家门口等,这样坚持了三天,第四天楚城给我电话,楚城说,”江南今天我要和露露做个了断“。
  
  我赶到的时候露露在哭,楚城身边有另外一个女人,露露说,”楚城你杀了我吧“。她撕心裂肺,最后楚城伸手捏在露露的脖子上,露露娇小的身躯被楚城举起来。露露一字一句,”楚城,我比全世界爱你的人加起来更爱你“。
  
  第五天的傍晚,露露给我电话,露露说,”江南我肚子疼“。
  
  我赶到露露住的地方,露露爬在沙发上,眼睛迷离,桌上是散落的各种药片,我背起露露就往外面赶,露露的娇小的身躯像是失去了重量,我感觉着露露的呼吸,心脏像是被插满无数的针,血管像是被堵着千万的结疤,我说露露,”我知道,我知道“。露露怀了楚城的孩子,终究被楚城毁掉。
  
  楚城赶到医院,像是一个疯子,站在床前不停的抽自己,眼泪落在露露娇小的身躯上。
  
  露露说,”楚城,我爱你,比全世界爱你的人加起来还爱你“。
  
  楚城似乎只剩下点头。
  
  在后来楚城就在没见过露露,他找遍了他认为露露可能会在的每一个地方。
  
  在后来楚城不停的换女朋友,每换一个,他就问我,”江南,这是我第几个女朋友了“。然后就哭,他就说,”露露你在哪里呢“?
  
  露露还是会经常给我电话,她说,”江南,楚城还好吗“?
  
  我说,”他还好“。
  
  露露就说,”江南,我比全世界爱他的人加起来更爱他“。
  
  我们都这样,许多东西哭着哭着就笑了,而许多东西笑着笑着就哭了。
  
  我或者不曾经过你的世界,但如果我经过了,我就会比全世界爱你的人加起来更爱你。
  
  我们终究来不及珍惜,当我们醒悟的时候那些属于我们应该一辈子的东西就那么成了一段记忆,比任何我们的现在更让我们惊慌失措,痛不欲生。
  
  我又上了319国道,还是一个人,刚刚在朋友处写下这篇故事,期间网络链接不是很好,还偷了隔壁邻居的用。
  
  朋友说你这样不行,会影响你的心情,其实我没事,我走出去站在太阳下就会开心了,只要这经过319国道的车会停下来,不至于让我一直就这么走着。
  
  这是露露离开楚城的第三个年头了。
  
  露露还是会说,江南,你知道吗?我比全世界爱楚城的人加起来更爱他。
  
  我说露露,我知道,我知道。
  
  每次说完,我都会泪流满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