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胜亚洲

当前位置: 趣胜亚洲 > 小说 > 爱情小说 >

路过一个人的青春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柠夏 阅读:
此时阳光正好,微风轻拂间,带走了几丝炎热,身边的青草传来阵阵属于大自然的芳香。真好!古澈难得文艺的感叹着,放慢了步伐,去享受这难得的美好。
  
  “迟宇,我肚子饿了!”一只手拍在了古澈的肩膀上,把古澈惊了一下,转身却发现一个身体晕在了他的身上。
  
  古澈看着眼前这幅场景,哭笑不得,因为他似乎并不认识这个女孩吧!他能不能把她扔在这里,然后去打篮球,在球场上挥霍汗水呢?可是,为什么现实却告诉他做梦!
  
  行人越来越多,对着古澈在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古澈欲哭无泪,无奈之下,他只好把这瘦小的身边抬回家去。
  
  当抱起女孩的那一刻,古澈的第一反应就是很轻,真的很轻,仿佛风一吹,这个身边就会被刮走。
  
  当女孩醒来时,夕阳将要西下,天空中的红霞如火一般在绚烂着,染红了一大片的天空,只为那片刻间的光景。正出神间,门却打开了,女孩向门口望去,古澈正端着一个碗,肉香盈满了整个房间。女孩的肚子很配合起古澈般响了起来。古澈放下烫手的碗,用手去摸耳朵,一阵清凉舒缓了之前的疼痛。忽然想起刚刚的那一幕,笑了起来。
  
  女孩拉了拉古澈的衣角,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说:“迟宇,我肚子饿了!”
  
  古澈被女孩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把那碗粥端给女孩,女孩一接过碗,也不管烫不烫了,直接放在在嘴里,狼吞虎咽的吃着。
  
  古澈发誓,这是他活那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女孩吃东西吃的那么粗鲁,好像几辈子都没有吃过东西一般,她也不怕他下毒啊!虽然那是不可能的。
  
  当放下碗后,女孩幸福的笑着,像一个孩子,一夜之间得到了许多精美的糖果一般的满足感。
  
  古澈望着眼前的女孩,在记忆中寻找关于她的身影,却一无所获,而她口中的迟宇到底是谁?为什么她能一口咬定他就是她的迟宇?那个迟宇,到底是何方神圣?
  
  “为什么要叫我迟宇?”古澈望着女孩,问出一个困扰于心的问题,原以为会在女孩的眼中寻找一丝涟漪,但女孩也只是静静的,眼中并没有划过一丝波澜,她的双眸就像一江春水,平静无比。
  
  “因为你是迟宇所以叫你迟宇啊!”女孩说的那么理所当然,末了还白了古澈一眼。
  
  这……说了和没说有区别吗?古澈心里抓狂着,那一刻,古澈猜这个女孩背后一定有一个很悲伤的故事,而这个故事的男主角便是一个叫迟宇的男孩.。只是这个叫迟宇的男孩,现在又在何方呢?
  
  “那你家人呢?家人在哪里?”古澈随意一问。
  
  “家人?家人是谁?”女孩努力细想,却不想脑子迎来一股刺痛,像无数的针在扎着她的脑一样,女孩抱着头,痛苦的呻吟着:“啊!好痛!”
  
  古澈从未见过此般模样,马上去倒了一杯水递给女孩,轻声安抚道:“不要去想了,放松下来,吸气,呼气。”
  
  随着古澈的引导,疼痛感渐渐消失掉了,女孩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为了不让女孩继续难受,古澈只好另寻话题,他对女孩说:“我的名字叫古澈,不叫迟宇!”
  
  房间里忽然安静无声,静的犹如时间静止了一般,半饷后,女孩才回答道:“骨折?迟宇,你脑子被骨折了?不然这么取这个名字啊!”
  
  古澈听到后,哭笑不得,他活了那么久,第一次有种要杀人的冲动。只是这时电话响了,古澈起身去接电话,当古澈接完电话回来后,女孩已不在了,唯有那一个碗证明了这一切并不是一场梦。
  
  这样使古澈越来越好奇女孩的身世了,古澈猜想她和迟宇曾经应该是一对情侣,可是后来因为一些事导致他们无法在一起,然后又因为一些事,女孩失忆了,而那个叫迟宇的男孩也不知所踪,女孩忘记了一切,却唯独记得迟宇这个名字,然后再遇上了他,在街上抓着自己叫迟宇……
  
  女孩的不辞而别后所有的事物都回归到最初的轨道,古澈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而那个失忆的女孩也犹如烟花一般,虽是绚烂,却也只是一瞬间。时针和秒针不停在转,他与她之间也许也只是一条相交线,相交后便是分离。可是,那只是原以为。
  
  因为你永远无法想象,在不久之后,有一个人用相同的方式相同的地点出现在你的面前。
  
  而那时的古澈,哭丧着脸,望着晕在自己身上的女孩,一句粗口脱口而出:“你妹啊!”
  
  经过几次的困状后,古澈学聪明了,随身带着几块巧克力,每当遇见她时,马上递过巧克力去补充能量。因为他实在无法忘记,当她第三次因为肚子饿晕在他身上后,他曾问过她:“你到底几天没有吃饭?”而女孩一脸天真的说:“三天!”
  
  敢情她是饿的受不了才来找他的啊!古澈心里郁闷极了,却又无可奈何。
  
  时光似乎也只是这样,慢慢悠悠的过去了,它从不会刻意去记起一个人,也不会刻意去忘记一个人。
  
  后来,古澈交到了女朋友舒淇,舒淇是古澈在高一时就喜欢的女生,她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的也是非常漂亮,用现代话来说就是典型的一个白富美。
  
  古澈从高一便开始对舒淇作出行动,如今终于如愿以偿,幸福指数不断上升。
  
  一切都在不察觉中淡出了生命,若说生活就像主课书,那么女孩便是那本课外书,偶尔好奇可拿出来一看,没兴趣时便可扔在一旁。渐渐的,便遗忘了有这样一个东西的存在。
  
  一放学,古澈便拉着女朋友舒淇的手,穿过川流不息的学生来到了小街上,小街上的小吃店、小吃车散发出不同的幽香在诱惑着行人的胃,古澈正想拉着舒淇的手进入小吃店时,一个身体却压在了古澈身上,说:“迟宇,我肚子饿了。”舒淇望了过去,讶异的看着这一幕,一声不吭,强忍着泪水,半响后,转身冲出了人群。
  
  古澈正准备向舒淇冲去解释时,却被女孩拉住了手,女孩苦巴巴着一张脸,委屈的说:“迟宇,我饿了!”
  
  女孩抬头,迎上了古澈的双眸,第一次发现,古澈的双眸冰冷的可怕,犹如一支锋利无比的箭,把女孩的心狠狠刺伤。
  
  一时之间,女孩被他的目光吓得松开了手,古澈用力一甩,巨大的力气将女孩甩的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地。离开,只留给女孩一个背影。
  
  当古澈随着舒淇离开的方向寻去时,早已不见舒淇的身影,天慢慢的黑了下来,仿若被墨泼染,找不到舒淇的古澈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大路上,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
  
  经过一个小巷,里面传来一阵打斗和求救声,古澈此刻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多管闲事,只是里面的声音却是如此的熟悉,古澈走进一看,十几个黑衣人围着一个女孩子,而那个女孩子正是今天被他甩开的女孩。
  
  由于长时间的挣扎和逃跑,女孩已精疲力尽了,黑衣人正准备抓住女孩时,古澈冲了进去护住女孩,黑衣人望着古澈,心里咒骂道,古澈望着前面这么多的黑衣人,小心翼翼的掩护女孩出去,却被一名黑衣人发现了,黑衣人一气之下冲了过去和古澈打斗起来,女孩被人群挤到了一个角落,眼看着场面越来越激烈,黑衣人也彻底怒了,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向古澈的头部袭去,女孩一见,大惊,喊道:“不要!”说完冲动了古澈身边,却还是慢了一步,砖头还是砸在了古澈的头上,血液从头部流了出来,染红了整块砖头,在暗光里,那抹红亮得耀眼。
  
  古澈只感觉到脑部迎来一股刺痛,有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滴在了地上,怔了一下后,只觉得一阵晕眩袭来,顿时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女孩抱着古澈,眼泪从眼眶划过脸颊,嘴里喃喃道:“我原以为只要我不靠近,只要我离你远远的,就不会伤害了你,却没想到还是伤害到了你。”
  
  古澈微微张开双眼,看着女孩的眼泪,心微疼,他细听着女孩的细喃,想告诉女孩不要哭,可却发不出一个声音,渐渐地,黑暗袭击而来,古澈慢慢地闭上了双眸。
  
  天上下起了小雪,一片一片的雪花落在了古澈眼前,抬头望去,万物呈现一片冰蓝,古澈一人独自走在雪地的小路上,寒风刺骨。
  
  回想起前几个月,他醒来时已在医院,父母一直在身旁照顾着自己,那一瞬间,他觉得父母苍老了许多,而当他想再去寻找女孩时,却发现她早已不在了。
  
  不知不觉中,古澈又回到了那条小巷,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站在那里,双手捧在胸前,几片雪花飘落在手上,慢慢溶成一滴水,从指缝间消失不见。
  
  女孩抬头,望着不远处的古澈,双眸划过一丝惊讶,一掠而过后,微笑着,说:“古澈,你来啦?”
  
  古澈望着女孩,有些吃惊,难道她已经……“你?”
  
  女孩点了点头,说:“我恢复记忆了!”
  
  古澈沉默不语,瞬间,万物都安静了下来。
  
  半响后,女孩向男孩诉说了她的故事。
  
  女孩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虽是富裕却因父母长期在外工作,缺少父母关爱导致她从小就叛逆的性格。而她的父母因为愧疚女孩,没有给她足够的关爱,所以无论什么要求,他们都会尽自己所能满足,但女孩却依旧无动于衷,高一那年,女孩趁父母工作繁忙时,离开家独自拿着自己从小到大存着的零花钱来到了这座城市,选了一所最普通的学校念书。在学校里,她认识了迟宇,爱上了迟宇,原以为生活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她却低估了她的父亲。
  
  她父亲知道她与迟宇相爱后千方百计的阻挠他们在一起,他们不停的躲着她父亲的追击,东躲西藏着,到后来他甚至不惜叫人去威胁、殴打迟宇,而迟宇就是因为他们的殴打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再后来,女孩知道这个消息后伤心过度,在一次出街是因精神恍惚出了车祸,失去了一切记忆,却唯独记得迟宇这个名字,她甩开了在病房外的黑衣人,从医院里逃了出来,独自一人流浪,直到遇见了古澈,所以她才会时常突然出现,然后在突然消失掉,这都是她的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要快点逃。
  
  古澈安安静静的听完了整个故事后,默不作声,从未感受过如此深入骨髓的爱恋,竟让他无话可说。
  
  “你就那么爱他吗?”迟宇有多爱她,他不知道,但从认识女孩的那天起,他就知道她有多爱他,一种超越生死的爱,否则她不会忘记所有的人,唯独没有忘记迟宇这个名字。
  
  女孩微微一笑,仿佛陷入了回忆,缓缓地说:“在这场爱情游戏中,除非你从来不曾爱过他,否则在你爱上他的那一刻,就注定被判处死刑。”
  
  “那么,我很像他吗?”古澈轻声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如果不像,或许她就不会晕在他的身上,那么古澈就遇不上她,也就不会知道迟宇,不会知道这个故事,那么一切是不是就可以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女孩望着古澈,摇了摇头,说:“其实你们长得不像,只是他留着和你一样的短发,在后面看着,一样的挺拔,坚定!”
  
  得到了这个答案后,古澈笑了,点点头。雪地里再一次恢复了宁静,雪一直一直的下,落在了女孩的头发上,也落在了古澈的心里。
  
  “其实,古澈,我挺感谢你的,在我失忆的时候,是你一直在照顾我,陪伴着我。现在,我也应该要走了,是时候,向你道别了。”女孩的话一字一句敲击着古澈的心,发出哀伤的乐鸣。
  
  “走?你要去哪里?”古澈紧张的问。
  
  “回家,离开了那么久,我想回家了。”
  
  “你不恨他们吗?”
  
  “恨,可是好累,迟宇离开前和我说叫我不要去恨我的父母,他不喜欢我去恨人,那样会很痛苦,他不喜欢我痛苦!”女孩淡然的说,对于恨,想必也放开了吧!随后,女孩说:“那么古澈,我走了,我们彼此,珍重,再见!”
  
  说完后,转身离开,只留给古澈一个背影,在这冰天雪地里,女孩的背影亦如她所说的那般坚毅,挺拔……
  
  从那天之后,古澈就再也不曾见过女孩了。只是偶尔会不知不觉来到小巷,来到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在这个时候,古澈才发现他从来不曾真正认识过女孩,他从来不曾知道过女孩的名字。
  
  古澈独自一人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路上的行人不断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在彼此的生命中,彼此都是过客。
  
  “现在播放一则娱乐新闻,Z市的市长千金终于在前两个星期回家,对于初夏小姐离家出走的一年半里,市长初年曾派出几名私家侦探,皆一无所获,这不禁令人好奇初夏小姐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古澈被这一条娱乐新闻吸引住了目光,向广场的大电视望去,女孩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请问初夏小姐,在你离开家独自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时,你经历了些什么呢?”记者问。
  
  女孩微笑道:“我,路过了一个人的青春。”
  
  路过一个人的青春?也对,正如迟宇路过了初夏的青春,而初夏路过了古澈的青春一般,我们都在路过彼此的青春,然后转身离开。
  
  初夏?初夏!记得他与她相识的那天,似乎正值初夏……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