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胜亚洲

当前位置: 趣胜亚洲 > 小说 > 爱情小说 >

命运三部曲54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王屋山的云 阅读:
54
  
  铁算盘骗了老伴养猪的血汗钱去北京告状,如果状告不成,他铁算盘怎会罢休呢?坐了一夜的火车,第二天是个好晴天,列车员广播着到达北京西客站的时间,介绍着北京的历史名胜,铁算盘无心去听。同坐的那么多人看来是一个什么旅游团,人家花钱去北京旅游图玩个快乐,他铁算盘哪有余钱往玩上扔呢?看他们备着照相机,行李拿的多是饮料,他们的钱从哪儿挣的?靠工资能成?铁算盘想这么多去北京玩乐的人一定挣钱挣得很多,是不是都是骗国家的?车厢两边高楼林立,城市大厦一座连一座,铁算盘心想建这么多楼谁住呢?那么高怎么做饭?下了火车,铁算盘随着人流出了站口,那么多人好像都有目的地似的一个个坐车都走了,铁算盘想象中的王朝马汉并没有接他,他去哪儿呢?
  
  “先生,你住旅社吗?”一个甜甜的声音飘过来,铁算盘扭脸一看,一个穿着入时,抹眉描眼的女郎笑吟吟地立在面前,笑得如画面上的刘晓庆。
  
  “不,不,我没有钱。”铁算盘连连摇手。在火车上他听同座的几个旅游的人说进北京桑拿城叫女人按摩一会要花四五千块,敢情这女人是拉客的吧?铁算盘可消受不起,忙露出一副穷酸相,哪有一点在乡下时的赛神仙风度?
  
  “乡巴佬。”那女郎一扭身哼一声走了。铁算盘看着她真象个母夜叉,这种人为首都丢尽了脸。“呸!”铁算盘朝着那走的女郎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掏钱!”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立在了铁算盘面前。
  
  “干什么?”铁算盘当遇到了黑道上的冷面杀手,望着那中年男人心里发毛。
  
  “随地吐痰,罚款!”一张纸面十元的罚款单递了过来。
  
  自认倒霉,铁算盘不得不接,幸亏要钱不多,十元钱一掏那人伸手一夹就不见了踪影。铁算盘看看也有人吐唾沫怎么不罚他们呢?
  
  铁算盘感觉不能再待在西客站了,这里太乱,应马上离开这儿。心里想着却一头碰到了一旁行驶过来的一辆小轿车上,“哎哟”一声还没有说出口,一个戴眼镜的大圆脑袋早从车窗里伸出脖子对着铁算盘吼:“瞎眼了?找死啊你?”
  
  “对不起对不起。”铁算盘脸上堆着笑,心里发着跳,想不到来北京这么作难。
  
  小轿车一走,铁算盘还没有稳下神,一辆载客小三轮就停在跟前。“去哪儿?”开三轮的一个老头笑咪咪的问。
  
  铁算盘看对方年龄同自己差不了多少,认为找到了同龄人有共同语言,想说找包青天的衙门却不知道地址名称,来北京前就知道人民大会堂在天安门广场,那里面都是大官开会的地方,就去那儿吧。
  
  铁算盘往三轮上一坐,“去人民大会堂。”感觉自己真成了全国人大代表去中央反映下边腐败问题,使命不可辱。
  
  三轮车沿着大道走到前门就停住了,开三轮的老头说人民大会堂就在前面,三轮车不叫往广场进。铁算盘下车来点一下头就要走,学着大官下车的模样,可惜没有人陪同。
  
  “别走别走,老糊涂了?”那老头一把拽住铁算盘,气得脸早变了色,没有了请他上车时的笑容可掬。
  
  “干什么?”铁算盘心说到了人民大会堂,在这儿可不怕你行凶截道,这里站岗的警察不多远一个,他们绝不允许坏人霸道。
  
  “想白坐车啊?”老头脸上的肌肉乱颤。“掏钱!”
  
  “多少?”铁算盘才想起忘了掏坐车钱了,心里涌出歉意。
  
  “五十。”老头大吼一声,好象动了气。
  
  “什么什么?”铁算盘惊得呆了,从洛阳坐到北京超过一千五百里地才不过五十多块钱的车价,从西客站到天安门广场这一段路有多远就要五十?
  
  铁算盘不想给,那老头哪里肯放?两人的争吵招引了不少人看,一个警察过来,铁算盘以为来了王朝马汉,胆儿就壮了。
  
  “嚷嚷什么?”那警察一脸的严肃,说出一句话就想把这个事态制止下去。
  
  “同志,他不讲理,”铁算盘指着扯住不放他的老头反咬一口。“他讹人。”
  
  “怎么回事?”那警察冷冷地打量着那老头。
  
  “坐我的车不掏钱就想溜,有他这么滑的吗?”老头据理力争。
  
  “张嘴就要五十,你要的太多了。”铁算盘还满以为有理。
  
  “这么点小事,给他钱不就完了?”那警察立一边不哼了。
  
  “这这这……”铁算盘不死心,哪有同情他的人?就强装笑脸请老头少要点钱。
  
  “我要的不多。”那老头一口咬住五十不松。
  
  “可怜可怜我吧,我带的钱不多。”铁算盘终于软下来。
  
  “谁可怜我?”那老头也一口怨气。“我在大厂里好好地上着班就叫下岗了,一分钱不给,我儿子上着班发不下工资,我一家几口天天喝风去?我要是有钱干这个营生?掏一百我也不拉你。”
  
  铁算盘见没一点办法,就脱掉鞋从鞋垫下面抽出一张一百元的票子。本来上衣兜里还有二三十块钱,可不够给人家的,来时怕钱弄丢了特意放鞋垫下面,不到万不得已时不外露,这一回只得寒着心给人家了。
  
  “找我钱吧。”铁算盘怕那人不给找回钱溜了可就麻烦了,他铁算盘敢在大街上拉人家吗?
  
  “换你一张臭钱。”那老头从兜里掏出一把钞票把一张面额五十的往铁算盘手上一拍,抽出铁算盘手里的一百元钱登车扬长而去。
  
  铁算盘不敢朝走的老头吐唾沫了,他害怕罚款,正要把找回的五十块钱重新放回鞋垫下面,站在不远处看热闹的一个说钱是假的吧?铁算盘一看果然五十元的票子是假的,脸色当时就黄了,再寻那老头哪有影儿?看那管事的警察也溜到了一边,铁算盘气得真想大哭了。
  
  那游客说,北京各公共场所专门有这么一帮人以各种手段蒙骗人,特别是从外地初来乍到的旅客不小心就掉进了他们设下的陷阱,其实熟悉北京的人从西客站到天安门坐公交路车五毛钱就够了。铁算盘一听心凉到了肚里,对那游客的劝告并没有怀什么感激的心情,等人走了再说,老头骗时怎么不当场捉住手呢?如今同坏人坏事作斗争的英雄不见了,连首都北京出现这么些坑蒙诈骗的不良现象大家也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铁算盘唉叹一声朝心目中的目的地摸去。
  
  不用问,从电视上看见过人民大会堂坐落在天安门广场的西侧,广场上游人如织,拍照留影纪念的满眼皆见,铁算盘心想自己兜里有花不完的钱也会来这儿玩的,如今身子就在广场边上走,却没有一点点玩耍的兴致。等见了包青天完成了使命再好好观赏天安门的风光吧,毛主席纪念堂、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前门、天安门、故宫、劳动人民文化宫、中山公园、景山公园、北海公园都集中在这里,也品一品人民当家作主的滋味。
  
  到了人民大会堂,来时认为一撞就可以进去的铁算盘又失算了,整座建筑不象电视上看的那么小,耸立在眼前的人民大会堂气派非凡,规模宏大,每个台阶的门旁都站立着威武雄壮的武警,还没等铁算盘往前迈多远的步就扬手止住了。铁算盘连说话的要求也被封之于门外,铁算盘有些糊涂了。
  
  围着大会堂转了一圈,除了碰见参加训练的几队武警官兵外,游人很少,看来进人民大会堂比登天还难。看到天安门前人海如潮,也许故宫里能碰见包青天?以前皇帝住的地方现在能没有穿便衣的中央领导?怀着好胜心的铁算盘用眼打量着哪位是微服私访的包青天。象当官人的不少,又高又胖,不是有美丽的小妞陪着,就是腰里挎着大哥大,或是鼻梁上戴着墨镜,脖子里挂着照相机,个个都是玩心,与铁算盘擦肩而过,象铁算盘根本不存在似的。铁算盘有点急眼了,双腿迈得分外的沉重,心里的滋味别提有多么不好受了。
  
  “你过来。”在天安门前一个拿对讲机的武警把东张西望的铁算盘叫住了。莫非是王朝马汉?铁算盘心里猛一精神急忙跟着那武警走到了人少的一旁,立时身边站立了三四个身穿军装的年青小伙子。
  
  “身份证?”拿对讲机的象个当官的,口气很硬。
  
  “没有带。”铁算盘心慌了,来时匆匆忘把身份证捎上了。
  
  “哪里人?”铁算盘被怀疑上了,越张嘴越心急,结巴得有点话不连串儿。一个传呼打过去,一辆摩托开过来,铁算盘因身份不明被守卫天安门的稽查官兵带到了一处地方接受审查。
  
  铁算盘立时蒙了,来北京告状反被抓起来当犯人审查,他怎么也闹不明白,想到一路上的艰辛与委屈,这老头把要说的情况一说,止不住哇哇大哭起来。主审人员看着眼前这老汉真的不是来北京搞破坏的,口气与态度也转变了不少。倒了一杯水叫铁算盘喝,至于黄河小浪底移民方面的问题劝老汉还是回到当地向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反映,求得地方解决。
  
  “黄委会直归中央水电部领导,当地政府管不住啊?”铁算盘抹了一把泪。“再说当地当官的有利可图,他们结帮营私串通一气,共同坑骗国家,告到他们手下还不是蚕蛾扑火不自量力?”
  
  于是几个当兵的纷纷给他出主意,说最好找中央电视台上焦点访谈,这事如果上了电视,问题不愁不解决。铁算盘看解除了对自己的戒备,心里对解放军一阵感激,想他们整天价在天安门站岗上班,认识的中央领导一定不少,想通过他们能见一位包青天。几个武警战士表示无能为力,他们的职责就是保卫广场的安全,各行其政,各尽其责,铁算盘的愿望全落了空。
  
  铁算盘还不死心,打听了去中央电视台的路程,一个战士指给他从天安门坐1路、4路或57路的公交汽车到军事博物馆下车,几站地就到了。无奈的铁算盘果然花费了五毛钱就到了离西客站不远的中央电视台,惆怅的心情溢于言表。同样远的路程去时五十块其实扔一百,来到五毛钱,这差距的遗憾谁能给补回呢?人民大会堂不叫进,见见大官又不容易,最后的一点希望只有寄托在中央电视台了。看电视上的焦点访谈问题虽然都很严重,铁算盘认为都没有他掌握的黄河小浪底的问题严重。作为国家重点工程,当权者利用职权与工作便利,目无党纪国法,挤公肥私,投机倒把,贪得无厌,为所欲为,有多少国家财产无端被吞占?被挪用?被挥霍?靠世界银行贷款而兴建的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是国家治理黄河的最大水利工程,规模仅次于长江葛洲坝。动工伊始,国务院总理李鹏亲临现场,有七百多名外国专家技术人员参加会战,江泽民总书记曾专门视察,根治黄河,造福人类,是亿万炎黄子孙的共同愿望。然而,靠世行贷款而兴建的国家重点工程,用于移民项目的资金流失竟这么严重,浪费竟这么惊人。黄河没有根治,骗取国家财产却如此泛滥,如不加以制止,加以扭转,加以杜绝,国家的利益受到严重侵害,政府的形象在人们心目中也将受到严重歪曲。铁算盘怀着于国于民的责任心急步朝中央电视台门口走去。
  
  中央电视台大楼气势雄伟,已经积累点经验的铁算盘见电视台大门两边笔直地挺立着两名武警,又是把门的将军,铁算盘感觉大门别想进了。看见一旁的接待室人进人出,来来往往,到里面一看,堆了一疙瘩人,都忙着往里递材料。铁算盘一打听心里的热劲又凉了,中央电视台人不接待,只收材料,据说已经有二十万份都是准备排队上焦点访谈的。可铁算盘连材料也没有,直恨教书的儿子赵年不帮帮他写一份材料。看那材料交的都是打印的,书写的也不要,铁算盘打了退堂鼓。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到铁算盘的难处,就说他是北京大学的毕业生,目前在中央电视台实习,有难处他可以帮忙。铁算盘一听大喜,激动的心情不知如何表达,连忙说想交材料,可惜那一份交了国务院,铁算盘扯着谎。那青年说叫他写材料可优先上电视台焦点访谈,他是地道的名牌大学生,写东西是冒不得牌的。铁算盘迟疑着问他要不要服务费,那青年一笑说白帮忙要什么服务费?铁算盘放了心,随那青年到了一家离电视台不多远的打字社,那里的老板好象同那青年很熟的样子,让出一室让他们写材料。铁算盘口述着那青年听了真的一挥而就,念给铁算盘听一遍,铁算盘说击中了要害,抓住了重点,不愧是首都培养的大学生。那青年叫铁算盘打一份材料,然后由他交中央电视台。
  
  铁算盘喜不胜收,心想北京还有学雷锋做好事的,这一次来京还没有白来。连忙把那宝贝似的材料交给打字社老板打印了一份,那青年一转脸却不见了,铁算盘也不在意。
  
  等铁算盘拿着打印材料千感谢万感谢的时候,那老板面无表情地递给铁算盘一张收据。“把钱附上。”
  
  “五百?”铁算盘一看上面的数据吃惊不小。“要这么些钱?”
  
  “掏吧,别罗嗦。”那老板瞪一眼,把铁算盘吓了一个趔趄。
  
  铁算盘心说进了贼窝了,这一回不是凉到肚里而是一直凉到了脚跟。他感觉到北京是一个冰城,走到哪凉到哪,眼里的泪花不是感激而是受辱受够了。没办法,铁算盘一把鼻子一把泪又旧技重演。
  
  “别哭了,哭了没用。”那老板不耐烦起来。“算我倒霉,有多少掏多少吧。”
  
  铁算盘倒吸着一口凉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卷钱连那材料往桌面上一放,心里想扭头就走。
  
  “好你个老头,贩卖假币。”那老板见那一张五十元的假钱怒目圆睁。“给你脸不要脸,把钱全部交出来,否则送你进公安局关禁闭。”
  
  铁算盘双腿感觉软了,“扑通”一下子跪下来,给那老板磕起了头。
  
  那老板不要磕头就要钱,全身上下把铁算盘翻了个遍,连裤裆也没有放过,当然垫在鞋垫里的那二百五十块钱也全部被他发觉。
  
  “给我个路费吧,”铁算盘终于绝望了。“如果你不给我,我真的要一头撞死你这儿。”
  
  那老板翻看了从洛阳到北京西站的车票,就抽出一张五十元的扔给铁算盘。“做你的生意真赔本,连气力钱也不够,快走吧。”
  
  铁算盘抬起无力的眼神,失魂落魄地出了门。
  
  “给你的材料——”老板喊着,见那老汉摇摇恍恍走了,转脸笑一笑。“小浪底的问题也算问题?北京的诈骗几千万元的还无人过问,那算个蛋?”说着把那打印的材料扔到了废纸篓里。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