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胜亚洲

当前位置: 趣胜亚洲 > 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秀之诱惑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三尖草 阅读:
峰是我学生时代的挚友,我们是同岁,他生月比我小,上中学时是同桌,又考入同一大学,在上大学的那四年里,我们又同住一个宿舍,曾共用过饭盒,彼此间亲密无缝,几乎没有密不可言,小到鸡毛蒜皮,大到人生的理想和追求,即使青春期的各种心理、生理感受之类的话题,都是无话不谈,若他对某一女生有好感,也必将伊一举一动的信息向我透露,以便让我为他参谋参谋“进攻战术”。毕业后,他去了南方——广州,我却被分配到了家乡谋职,二十多年过去了,各自都成家立业了,家庭、事业相纷杂,我们很少面见,也很少通电话,但我常将这份友情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这年4月初,家乡举办梨文化旅游节,正巧峰弟自广州前往北京公差,顺路在赵国都城——邯郸站下车拐家乡来看我。见面后,除看到家乡如此大的变化外,我们都说对方也变化好大,其实,不变才叫怪呢!如今,最小的孩子也上高中了,当年的玩皮也只能是我们昨日的梦了。瞧他,谢了顶不说,也许是旅途疲劳之故,昔日那漆一样的亮睛也变得黯然乏神了,才到中年,居然像个小老头,看上去有点儿狼狈和落魄。他洗了把脸,说:“这次公差有十来天时间,能找个合适的地方好好聊聊吗?就我们两人。”我知道他可能又要向我透露什么个人隐私了,就玩笑了一句:怎么着,老婆孩子都有了,成精了,还有什么想法吗?先不忙,既然来了,何不围绕梨乡水城·魏都转转看看,看看家乡的美景,五湖一湾,五河一源,三十六座景观桥,礼贤台,魏祠……。“家乡变化确实太大了,真是太美好了。”他既高兴又苦笑着说:“可我的人生并不那么美好,也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怎么了”我打岔道。“唉,一言难尽啊,都怪我……,坏事就坏在了这个女人身上。”他回答说:“好了好了,都转了一天了,找个地方把我憋了好久好久没找到合适倾诉的对象的心事,想来想去,还是你这家伙我踅顺都觉得可靠,这种话只能给你说,给你来个竹筒倒豆,你得替我出个主意。这次进京公差几乎是我主动提出要去的,目的是正好顺路能和你见一见。电话怎能替代我们促膝相谈时的感觉呢?我很怀念我们在大学学习时那无话不谈的日子。”
  
  我把峰带到一家叫“魏都”的酒吧,“魏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远古时期,族部落酋长率众耕作于此,战国时期七雄之一魏国开国王侯魏文侯建都城于此,故名“魏都”。这里的装修风格和音乐都很古朴,安排到这里,也许是怀旧吧,我也是这里的常客。落座后,我们象征性的要了两杯咖啡,有人说人生就像一杯咖啡,各种坎坷和困难、痛苦和不幸,全融溶于之中,有些人因苦而放弃难得的机会,有些人在尝了苦味后想方设法变苦味为甜味,从而得到了机会获得了成功。不同的选择,品出不同的人生之味。峰老弟呷了口说:“我在广州时,也常一人去酒吧间喝这种洋玩意儿。咖啡,只有你去慢慢的品尝它,才会感觉到它的先苦后甜,可是有时候,当真的有一杯咖啡放在你的面前时,你却想不到去细品,一口喝下去只感到它的苦涩……,它的味道是苦闹的,但能让人精神兴奋,就像中年女人之于男人一样。”我惊呀他的这奇谈怪论,“此话怎讲?”我反问他。“这正是我要给你说的话!”他一脸的神秘,继续摆谱道:“老兄,你知道我这些年都是咋过来的吗?走南闯北,拼搏打理,事业上也算是蛮成功的男人吧,有注册千万元的科工贸公司,当上了老板,经济富裕,不缺钱;物质生活上也算是现代化吧,200多平米的别墅,室内欧式摆设,全套豪华音响、灯光设施,应有尽有,应该是比较知足的,可就是精神生活上,简直是一团糟,个人感情生活遭尽了罪孽!若不是有个女妖精,我也许不会这么显老。”看来,他也承认自己的狼狈样了。我说:“你是咋搞的?男人怎能被女人整住?”他干咳了两下,说:“你也知道,我是有一个善良质朴的妻子,可我如今又被一个比我小几岁叫阿秀的女人控制着,说来可笑,在现在的这年月,这又不是女儿国,大男人怎能让一个女人控制了,我自己也解释不了自己目前的状态。”我太了解峰弟了,年青时他俊俏的脸上那一双浅咖啡色的眼睛流露出醉人的温柔,高挺的鼻子,樱花般的嫩白的皮肤,两片薄薄的嘴唇,性感而不失高雅。那迷惑众生的一笑更是让人深深陷入其中。为人和善,且能歌善舞,也很会讨女人喜欢,也能谝,所以是那种很有女人缘的男人,女人要控制他,可能是太爱他了。我就问他;“那你们是咋认识的?”他说:“还不都是为了孩子吗?她是我为孩子请的家教,你也知道,我平时工作很忙,加班多,应酬多,很少有时间辅导孩子学习功课。两年前的一天,我在工商银行为一工程款转帐时巧遇家政公司的张大姐介绍说,有一个叫阿秀的女士,四十来岁,研究生毕业,出过国,见识广,人长得丰满白净,一直想当家教。后经张大姐多次说合,第一次见到她时,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自己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同时,她那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当时我的眼睛在她身上停了好一会儿,过后潜意识里还觉得有些愧对妻子哩。”我一听就知道他陷入了婚外恋的泥淖,“那后来肯定是你与阿秀拍上的,你妻子怎样看待?”我说。他把咖啡一口喝完,重重地把杯子往茶几上一放:“我的痛苦正是在这里,两年了,我的妻子还蒙在鼓里。阿秀简直是个伪装大师,她能很理智地切换自己的情感频道,她到我家来时,很亲热地与我妻子絮叨穿衣吃饭之类的琐碎话题,就像亲姐妹一样,有时还给我孩子买些小玩具什么的,就像是一家人,全家人都欢迎她,时间一长,家里的情况基本了解了,就连我有多少存款也不例外,对她也没了戒心。她每当见我郁闷不高兴时,就主动开导我,说:‘世上哪有绝对的纯情,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俩这是一种无害的情感,你怕什么?况且你的妻子不能给你以激情的爱,不是还有我吗?’想一想,她说得也是,确实,在妻子身上,我体会到的是人世间亲情一样的东西,她滋养着我的平淡生活,而阿秀给我的倒是如咖啡一样的生活,越喝越提神,让人上瘾,忘却所有,不能自拔,太可怕了。”他说到这里,声腔有些沙哑,我为了缓和气氛,说:“何怕之有?艳福不浅嘛!”他一摆手:“你是只知鸡肚不知鸭肚,阿秀的家境很好,丈夫在省城公干,她原在一个外资企业工作,挣了些钱,为了逍遥自在,随心所欲,她辞职了,就利用自己的外语专业特长,干起家教这行当。她说丈夫是个只知敬业而乏味透顶的人,一年时间回家的次数有限,精神生活上不能给以满足,她干家教这行,目的是为了结识更多的人,以遣心怀。”“啊,原来这个‘秀’是个怨妇,你们是谁主动?”我追问了一句,他说:“自己已记不清楚了,只知道她是与我在一起跳舞时开始了对我的关注。那天,就我与孩子在家,当她给孩子辅导完功课后,就主动对我说:孩子每天学习好紧张啊,何不放松一下。”“好啊,”我说。随后,到客厅,我顺手打开了现代音响,放了一曲轻音乐,她开腔道:“你也喜欢听轻音乐?会跳舞吗?”“跳不好”我很谦虚地回答。“我也是投师无门,要不咱们来一曲”她说。随着《有点舍不得》、《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等舞曲,我们一起步入了“舞池”,期间有意无意地将一只手搭于其肩膀,另一只手置于她腰间,一时她双颊绯红,曲终,她很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就走了。她这一走,把我的心却悬在空中了,我不知道她是对我的舞步是鄙夷?还是觉得我当时舞跳得太忘情和得意了?”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她突然给我办公室打电话说自己再也不能给我孩子辅导功课了,说自己‘身体不好’,我问她是什么病,她说:‘没什么,很快就会好的。’我觉得我从礼节道义上讲也应该看看人家。下午下班后,我买了些水果到她家,她见到我时说:‘我知道你会来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她说这话时悠闲自得,无拘无束,象是对老朋友在说话,且我看得出,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病态。她的自然反衬出了我的不自在,我坐在沙发上手足无厝,抓耳挠腮,额头上也冒出了虚汗。见我有些窘,一时尴尬,她笑了笑,把削好的鸭梨递给我,说:‘随便些,随便些,别生人气吗,嘿嘿!这段时间就我一人在家,又没外人。’听到‘没外人’三个字,我心里一热,莫明其妙地说了声:‘谢谢!’她马上反应过来,把身子靠近我,女人浓浓的体香瞬间钻进了我的鼻孔,她很俏皮地说:‘谢什么?’我一时语塞,脸都憋红了,她更放肆了,轻柔地揪住我的耳朵,微微咬着下唇,拖着腔说:‘你呀,你,何必为难自己?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看出了你的心思,瞧你当时那呆样,把我都看得难为情了。我也是的,看到你那栋造型极其讲究,端庄典雅、高贵华丽,具有浓厚的文化气息的别墅,展现出了古典欧式风格的华贵气质。再步入你的居内,被那房间独特别致,用金黄色和棕色的配饰衬托出古典家具的高贵与优雅,衬托出古典窗帘和地毯的美感,还有造型古朴的吊灯使整个空间看起来赋予韵律感且大方典雅,柔和的浅色花艺为整个空间带来了柔美的气质,给人以开放、宽容的非凡气度,特别是你那刚劲有力,潇洒自如,又赋予时代性感的舞步搅得我心好乱……’她说着说着,就陶醉地靠在了我的肩上,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也记不清是她主动钻进怀里还是我下意识揽进怀里狂吻的。我也本能地回应着,她在我的身上乱抓,情急间拉不开我的裤带,她就用她那蛇一样的柔手从我‘前门’直探‘本质’,与此同时,她亦利索地捋起了她的石榴裙……,她丰韵肥硕,把我挤压在肥厚的沙发上,我感觉自己当时像是被包在云朵里一样,飘飘欲仙,而灵魂则被拧成了一股如注的精髓喷薄欲出。她‘真能干’,当她淫声颤语翻新花样时,我还一闪念想,这种出过国的人,到国外就学到了这些滥招?”峰说到这儿,有些激动,眼圈也湿了,我戏了他一句,说:“你还记着吧?在大学时,我们曾到旧书摊上看到过的……,那是‘书本知识’,怎么能和你现在这‘实战演习’相比?哈哈!”见我还不正经,他一脸的不满,说:“让你给我出主意,你居然拿我取笑,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吗?我一方面是对妻子的无尽歉疚,一方面又要应付那魔女的传唤。她继续为我孩子辅导上课,其主要动机是监视我与妻子的亲密程度,如果我稍有于她看来不顺心之处,她就来打扰我骚扰我,疯狂地要我,把我榨干,让我面对妻子时撒谎说‘不行,今天太累了’。她每次见到我时,免不了要掐我、拧我、咬我,还说她这是‘太爱我了’的缘故。唉,现在的我,身上伤痕累累,为了在妻子面前掩饰自己的劣迹,我也学着穿睡衣入眠了,可悲的是,我妻子说我现在终于‘不是农民了’,因为,我向来都是一丝不挂地睡觉,我觉那样自然敞快,医学界专家也曾说过,光身睡觉能让皮肤充分吸收氧气,对皮肤有好处。”此时此刻,我感到峰弟就像被白骨精要宰割的唐僧一样令人生怜。我说:“你要看开些,也不要怕她,你应该开诚布公地把你‘失足’的经过给妻子说说,看看你妻子的态度,要么,你给你妻子透一点儿‘信息’,让你妻子先把她从你家委婉开导走,这种事越拖越麻烦,当断不断,必有后患,小心毁了全盘!女人最要面子,她阿秀不敢拿你怎么样的。我也知道,你也许还迷恋于阿秀的疯狂,可是,这样的女人太像鸩酒了。”“可不是吗?”他垂头丧气地说:“如今阿秀不知去向,我那笔存款亦被转空,卵覆鸟飞,悔矣!悔矣!唉,好好的一个家……,荒唐……不可收拾啊。”在我看来,真可谓是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去两不知。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这才体会到了婚外情不是情的滋味。情人像似一杯酒,喝之易醉;红颜知己如同一杯咖啡,饮之提神易冲动;而结发夫妻就是一杯白开水,到我们这年龄,感觉中总是:酒不如这咖啡(我指着桌上的杯子),咖啡不如茶,茶不及白开水。白开水,平平淡淡,食之无味,观之无色,然而生活中却少不了白开水,离不开白开水。当你身体不适时,医生会叮嘱你多喝白开水;白开水,只能让你的身体更健康,身心更舒坦,帮助你消除体内的积郁,畅通肠胃,于平淡中隐匿深刻,于无味中耐人寻味;白开水,还能包容很多的东西,是任何饮品都无法替代的一种最基本的生命之泉。它可调出一杯好酒,泡出上品的茶汤,还可煮出浓香的咖啡……;‘平平淡淡才是真’,有多少人会理解?白开水,不谝,不张扬,朴素自然;不像红酒,色彩亮丽,让人向往,而喝之能醉;不像咖啡,暧昧诱人,虽然香浓,但总有凉下来的时候;不像果汁,五颜六色,酸酸甜甜,看一眼使人想流口水,仅是‘调味剂’而已。白开水,不浮燥,不妖艳,甘于寂寞,守内心的独静,任凭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万般迷离,白开水依然是人们生活中最理想的归宿,最深深的依靠,而有个白开水一样的女人在身边,能滋润解渴,时时提醒谁是谁非,却不致于让人贪杯误事,生命中有了白开水般的女人,生活就会增添许多质朴和真诚,生活才变得更加充实。只有那个淡淡的‘白开水’才会日日、月月、年年默默无闻却又贯穿于人生的全过程,是人生中的避风港,能陪伴着你的一生。你说呢?”峰君钦佩地欣然一笑。
  
  我与峰直谈到魏都酒吧关门打烊时,走出了酒吧,晚风习习,我从侧面看他时,突兀地在心中升起悲悯,心里在思肘:就因为一个女人?当年的激情、青春、活力己被这妖女饕餮殆尽了。瞧,当年与我在校园漫步时,也是这晚风,曾掀动起他那浓密的漆发,如今,在他的头上己看不到风的迹象了!或许岁月,已被这纷至沓来的沧桑世事蹂躏得老了、老了……老了!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